征文选登

云杉⑤|黄次栋:改革创新 再铸辉煌

时间:2017-07-03浏览:231设置

I

1992年政府为了弥补公办高校之不足,允许高等教育向社会力量开放,这也是教育领域改革开放的一个新的举措。北大、清华及上海交大的部分退休的教育界领导与教授积极响应。在筹办过程中,首先确定了两条方针:在勤俭办学的前提下向社会集资,也向社会集知。只有得到全社会方方面面力量支持,民办杉达大学才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2002年左右,学校依靠了勤俭办学的结余以及两位香港爱国实业家、上海杉达学院名誉校长古胜祥先生和曹光彪先生的慷慨捐赠,得以买地建楼才有了今天的金海校区及嘉善校区。经过杉达的领导、教职工、全体学生十年的努力(1992-2002年),专家评定,市教委批准,杉达成了上海第一所民办本科高校,颁发学士学位。

由于是社会力量办学,教师作为一支社会力量,是可以流动的,也是民办高校不可或缺的,他们的参与是关键的。同时,杉达又可或长期或应急择需邀请,择优邀请,及时建立起一支愿投身于公益性教育、精通本专业教学的高职称教师。例如,日语专业开办时几乎囊括了上海几所主要大学的日语系主任、教授和专业一把手。

勤俭办学可以说是公益性民办高校的一条生命线。因为民办,没有列入编制预算,没有人头费。学校开支仅来自学费收入,社会捐赠只能救急不能依赖。因此,行政方面必须勤俭节约。例如,校图书馆缺日语的图书及日语的报刊杂志,日语专业老师把自己的捐出;他们甚至还请在日企友人把刚过期的捐出,供杉达师生参考阅读。学校的教学用纸也分档使用。后勤需外出采购的一定要货比三家。制度严格,照章办事,多年后杉达得以自给自足,并年年有余,保证日常运作,添置教学设备。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谢希德教授自从复旦大学的校长岗位上退下后,并没有立即接受杉达的聘请,但亲自三次来杉达召开机关干部、教师、学生座谈会后肯定了杉达,才同意担任杉达的第二任校长。在任上三年多的时间里鞠躬尽瘁,即使躺在华东医院的病床上还与来访的其他校领导计划、议论、决策杉达的每一件大事,指引杉达建设发展成为一所名符其实的优良高校。袁济校长是杉达最重要的发起人之一,校园在买树木时他要卖方保种、保活、保大,在教学上他也要求老师对学生几乎是保教、保会、保上岗,他爱学生如子女,视学校为亲生(brainchild)。董事长李储文教授为了杉达的建设和发展不顾高龄尽心尽责,满腔热情地向境外介绍杉达的理念、宗旨、目标,赢得爱国人士及家属的理解、支持、捐赠。遇到合适的欢庆场合他总是联系当前的国际形势,用英语对在职的美国教师讲国家政策,宣扬中美友好合作,要求他们做好英语教学工作。他对杉达的建设发展甚至教学工作作出了方向性的关键指导和督促。记得初期有一年的毕业典礼上,李储文董事长在致词中非常动情地表示:“办杉达是我一生中从事的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大事。”当初高考时,“千军万马要过独木桥”,他带领同事们通过创办民办杉达大学对当时在座的800多名学生提供了接受良好的高等教育的机会。

今天我们庆祝杉达25岁的生日,祝贺杉达健康的成长,同时重温李老的感言,要祝贺今日的杉达再接再厉,加油,加油,再加油!

II

杉达诞生的第二年,1993年上海的进一步开放,外资的进入增加了对外语人才的需求。杉达也随机应变,增设二年制英语专业。但一无教室,二无教师,三无计划大纲及相关教材。面对这样的局面,以袁济教授为代表的校领导很有雄心,一定要办。没有资源,依靠社会力量。于是向交大管理学院借了两间在香花桥路的教室。在教学方面,袁济教授上门访问邀请教授,介绍杉达的性质、办学方针以及办学理念,其诚意与诚信溢于言表。几天后,我以同样的诚意与诚信接受了邀请,加盟杉达。于是,我会同我的同事程星华教授(现任杉达外语学院院长)、何尚宜副教授着手筹备启动英语专业。从大纲、课程、教师、教材、教法、考试等一一筹划与实施。我们每天骑自行车40分钟从上海师大到香花桥路为两个英语班上课,带去了自编出版的有系统、有体系的英语专业教材。教学密切结合学生的英语程度,从实际出发,重严格的实践,求优质的效果。第一届二年(1992-1994年)结业得到了100%的就业。

随后,学制得到提升,被批准招收英语三年制专科。相比之下,前者似试办,后者则备案。学生由2个班增至4个班,共130人左右。同时,师资队伍不断壮大,社会力量方面有上师大的邓明德、蒋美陆、苏承志、杨思钦、姚祝英、董晓蓉、程若韦、张璐、许敏、谷仙春等优秀教师,以杉达之“诚信、严谨的管理、较高的质量”的办学理念为共识加盟执教,同时也开始招聘专职的优秀硕士参与任教。这样,1994年起连续招了三届三年制英语专科学生。1997年第一届毕业前,我们为了更好地了解自己,以测定自己的差距,特向针对英语专业本科四年级学生的全国英语专业八级考试办公室申请准入参加考试,及格通过则发给“专英八级考试及格证明”。杉达挑选了10名成绩优良的专科三年级学生参考,及格通过的有8名;1998年挑了14名,通过12名;1999年挑了24名,通过23名。此成绩传开后,上海对杉达的质量刮目相看,同年破例批准民办杉达也可像公办高校一样有资格开办专升本并招收专升本新生。

2000年,杉达英语专业又获准招收四年制学生。统计数字说明,自此杉达英语专业在校领导、全体师生共同努力下在短短的五年里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就业率方面连年达98%;专业方面,试看他们全员参加的专英八级考试通过率与全国的八级平均通过率的比较(如图表)。

的确,对英语专业来说,1992-2009年是其诞生以来发展的一个辉煌期,其顶峰确立在2007-2008年之间。市教委曾派了一个有19名来自上海市各高校领导及专家教授组成的评估组来评估杉达的专业办学质量及水平。学校第一个推出英语专业接受评估。杉达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侯文永教授就本校英语专业的教育教学向评估组作了全面的汇报。汇报中自然也提到了上述英语专业八级考的成绩。然后,等待市评估组的提问。分秒过后,评估组专家第一位发言的是复旦大学外文系主任陆国强教授,他首先对侯副校长代表杉达校方作的工作汇报予以充分的肯定。对于杉达的英语专业,他特别强调了其超高的通过率,他说:“我震惊,我钦佩。八级考试是全国统一的,统一时间、统一试卷、统一评分,是没有水分的。”他接着要求候副校长介绍杉达是如何达到这样高的成绩的……此后不久,市教委正式告知杉达的英语专业通过了评估,成为了可以正式颁发学士学位的专业。相信当时这对杉达其他待评的专业也是很大的鼓舞。

III

如今25周年校庆来临了,顾后才能瞻前。以改革创新的要求,后顾反思可能可以发现几处有挑战性的改革与创新的课题,试举例如下:

对于英语人才培养,一般舆论认为目前还是数量够多,达到质量的欠够。例如,上述八级成绩对照表中全国平均通过率始终在50%上下,也就是有50%上下没及格。值得注意的是,杉达的成绩(2005-2009年)年年超,但其本身的成绩却有所下降,甚至在2010年、2011年出现了负增长。可他们是用同样的教师、同样的教材。此种现象似乎很值得研究:是教学的问题,还是考试考题的问题?是考题的信度(reliability),还是考题的效度(validity)出了问题?还是要不要考试,或是要怎么样的考试?当然就考试成绩而言,可喜的是:近年来成了正增长,又在赶超全国的平均率了。

再如,专英四级八级、大英四级六级毕竟只是课程考试,因为它们不是对应专业培养计划的计划大纲,而是基于课程的课程大纲。此种考试在当今缺乏恰当的中国英语能力考试情况下,也取而替代了能力考试的重要作用。但是事实看来,它们达不到呼应和测定培养计划中的语言质量要求的英语语言能力考试。恰当的英语语言能力考试、必须反映培养计划中的培养目标,它因此圈出了一个语言质量的标准,是还原出语言真面目的、全面的、高层次的;基本上并不停留在句子的层次上,在结构性的形式中,测试碎片化了的语言。做好这一点,就是让目标指明语言规格,进而通过一系列教学环节,最终按照这些规格实施产品质量评估。看来,要把英语质量提高到培养目标,计划大纲和考试大纲“熊掌和鱼翅”两者都要,问题是如何从理论及实践上着手?

笼统地说应试教学不好,那么取消考试就好了吗?不行,考试不能取消。我们的专业教学整个程序需包含以下几个环节:培养计划计划大纲→课程设置→课程大纲→实施大纲进行教学 (已经具备了必要的教学资源:教师、教材、教法) →考试(是保证品质的手段,内容须与培养计划大纲相一致)。但是应试教学里的是什么考试?是“托福”、“雅思”、专英四级八级、大英四级六级?前两者是美、英的,各有自己在英语能力方面的特定需要的英语能力考试,它们各自都有备考的教材。后两种是中国的,TEM-4/8 及CET-4/6 从理论上都达不到计划大纲;功能上要起“品保”作用也有欠缺。要弥补成新的考试大纲,可能也必然要联系到计划大纲,要创新。近来,有的高校尝试以“特殊用途英语”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来替代大学英语及四级六级考试(CET-4/6);以学术英语(Academic English)来替代专业英语四级八级考试(TEM-4/8)。这或许也正是在英语考试方面或者是对应试教学的一种反思,进而改革创新?或许算不上,还要看在理论上、内容上改了什么,在实践上创立了什么!


(作者为上海首届外语“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上海杉达学院外语学院原院长)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