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

云杉④|席跃良:走进——走出:三幢“小洋楼”

时间:2017-05-21浏览:377设置

在杉达校园东南隅,曾紧邻球场坐落着三幢小洋楼。上世纪90年代后期在建校征用土地时,上海浦东曹路镇村民留下这三幢浅土橙红色调的“小洋楼”,实际上是90年代上海人眼中的乡村小别墅(二或三层小楼),流行茶色玻璃落地窗、陶瓷地砖、实木地板、不锈钢护窗护栏、红墙红瓦……它们虽无“踔厉风发”的华丽可言,但这浅“土橙色”中却透出一点芬兰建筑大师阿瓦·阿尔托(AlvarAalto)大学校园“土红味”的建筑风味。

2007,我从南方退休加入杉达发挥余热,先后经由进入“小洋楼”和走出“小洋楼”——5年那一小段日子前后的际遇和心路历程。那年初,老校长袁济亲自给我打电话,希望我提前到岗接任当时的人文学院艺术设计系带头人。难忘2007528日那天中午,老校长带着我来到8号楼6楼学院会议室,艺术设计系和新闻系的大部分教师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老校长开门见山地说:“我给你们带来了掌门人!”当下,宣布任命我为艺术设计系主任(3个月后,学校发文任命我兼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一年后任命我为院长兼艺术设计系主任)。会上,我说:“……愿和大家团结一心,在同一屋檐下努力工作、教书育人;愿和艺术系的全体师生员工一起克服困难、做出成绩!”

来到杉达任职后,针对学院的现状,我酝酿并实施了一系列改革。首先是解决教师的集中办公问题。将分散在1号楼、7号楼和8号楼办公的教师集中起来,人文学院按两大专业一个教研室(艺术设计系、新闻系和语文教研室)分别集中到“一个屋檐下”。之后,作为改革项目,学校投入50万元修缮三幢“小洋楼”,并建陶艺工作室。于是,2008年上半年我带着艺术设计系集中到“小洋楼”里办公。学校后勤特意移来一棵成长着的小雪松,它兴高采烈地伴随老师们5年。师生们间或在周围扦插上活力旺盛的夹竹桃,红白相间;圃地沿边撒上夜来香花种,栽上一些点缀花草与灌木……闹中有了点清静的文雅景致。其次,我发挥院系、总支集体力量(当时起重要作用的有党总支副书记蒋旭东同志),用心留住可用之才,并加大力度招聘优秀青年教师。第三,瞄准学科专业内涵建设。我利用国家出版社长期来的资源,获准总主编一套教材“全国高等院校艺术设计规划教材”。我统一编写了《设计素描》《设计色彩》《环境艺术设计概论》《环境设计手绘效果图表现技法》《室内设计原理》《设计构成》《设计透视》《展示设计》8部教材的提纲、三级标题的目录,为相关老师提供了包括我自己主编过的教材版本和相关参考书。200712月,在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的“博学楼”,由中国电力出版社主办了“全国高等院校艺术设计规划教材研讨会”,我院艺术设计系全体教师全员参与,老师们的才学和能量像引渠出山泉般朝着一个方向奔涌而出……

2008年,教材陆续出版,老师们的努力结出硕果。在四年一度的校级教学成果奖评审中,“全国高等院校艺术设计规划教材建设”荣获二等奖。老师们更由此为突破口推及到课程建设、教学改革、教学科研等许多方面。就在这“小洋楼”群中,老师们获得了上海市教材奖、上海市重点课程、上海市育才奖、上海市精品课程,我本人也获得上海市高校(本科)教学名师奖,一批学生作品获奖……我们走进“小洋楼”,走出了艺术设计系的低谷,这绝非是一个人的努力能奏效的。《论语·雍也》有云:“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推己及人,推此及彼,使同一屋檐下的全体成员同心同德地把心思聚集到了杉达“小洋楼”的共同家园!

物换星移,杉达进入了跨越式发展期。2010年,我院首次获得了政府专项“艺术设计实验中心建设项目(一期)”。那年下半年,袁校长告诉我,本项目的建设要转向5号楼,并且带我从1楼健步如飞到5楼,让我把一个个教室的用途讲得清清楚楚,并告诉我他将告老卸任,马上有一位非常有领导能力和领导水平的校长李进教授来接任,在李校长的领导下,学校将会跨上新台阶……

2011年,李进校长到任后,杉达进入了现代大学发展的快车道。2013,我们学院搬出了“小洋楼”,集中到10号行政大楼办公,在这里还建立了我的“上海市名师艺术工作室”。如今,学院在5号楼的1至3层又建成了“艺术设计实验中心建设(二期)”,三期项目也在酝酿中。上海市重点教学改革项目、精品课程、米兰设计周-学院奖、重点课程……捷报频传。

蓦然回首,小楼不再,高楼崛起——“上海杉达学院实验实训综合大楼”,将成为杉达向多科性、国际化、高水平民办应用技术大学进军的新地标!


(作者为上海杉达学院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教授)

返回原图
/